大家都在搜

浙江一家领军民企被推向破产的边缘



  

 

  台州玳尔革基布有限公司被荒置的厂房

  在2018年11月1日,北京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不仅剑指所谓的“民营经济离场论”,而且高度肯定了民营企业、民营经济的地位和作用,并明确指出,“所有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同时直言道:“当前一些民营经济遇到的困难是现实的,甚至相当严峻,必须高度重视。”

  日前,来自浙江省台州市一民营企业——台州玳尔革基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玳尔公司”)的“求助信”,就表明民营经济遇到的困难相当严峻。其声称:“基于对党和政府的莫大信任,本着从大局出发的态度,我们公司‘舍小家保大家’,而积极为政府分忧解难,即我们公司冒着风险同意了温岭市政府提出的‘退二进三’(编注:玳尔公司作为第二产业退出温岭市工业园区,而由温岭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具体负责收回原被玳尔公司依法享有使用权的74.5亩工业用地,以备温岭市用于发展第三产业)之搬迁方案……这次我们公司明知异地搬迁可能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风险,甚至是莫大的损失,然而我们公司还是依照政府的决定,完全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但是,由于某些层面的行政不作为,导致我们公司损失惨重,目前已经是举步维艰、负债累累、濒临破产。”

  并且,玳尔公司还在“求助信”中疾呼道:“请中央媒体中的青天大老爷们,能本着助力民营企业良性发展,缓解就业压力,强化社会稳定因素,确保国有资产不会继续流水(编注:应该为“失”),大力维护党和政府(的)良好形象,从而让新时代更加和谐、更加美好的初心(落到实处),能于百忙之中到我们温岭市进行采访、指导工作。”

  基于此,记者一行走访了温岭市市委宣传部、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台州玳尔革基布有限公司等相关单位,以及有关知情者。

  

 

  当地村民说,不仅仅玳尔公司的厂房被荒置,有的新建好的农村集体房也因地方政策的原因无法投入使用。

  祸”起于地方指令下的异地搬迁

  2019年9月28日,记者就前述“求助信”中的有关情况采访了台州玳尔革基布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德胜(此处采用化名,下同)。

  王德胜愁容满面地告诉记者,玳尔公司作为温岭市(编注:台州市下辖县级市)重点工业企业、台州市PU革行业曾经的领军民营企业,年产值最高时达3亿多元,属于纳税大户,解决了几百人的就业问题。其现在之所以举步维艰、负债累累,甚至已经被推向破产的边缘,很大程度上就是“祸”起于地方指令下的异地搬迁。

  据一位金姓知情者讲,玳尔公司当年的确是当地的领军企业,而其法定代表人王德胜早在中学时代,就通过竞选成为校学生会主席,并且被评为温岭优秀学生干部。不少熟悉王德胜的老师,当年都普遍认为他一定会前途无量。

  不过,那一年王德胜高考时却出人意料地名落孙山,然他既没有选择复读,也没有心灰意冷,而是很快就满怀信心地踏上了经商、创办企业之路,成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的一名改革开放的弄潮儿。

  “功夫不负有心人”。 “下海”经销皮革仅仅一年时间,王德胜就赚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10多万元。这,在那个“万元户”都会让人羡慕不已的年代,确实让众多知情者佩服得五体投地。

  由此激发出来的成就感,使得王德胜把企业做大、做强、做长的信心更足了。

  “商场如战场”,为了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商战中确保胜算在握,并能取得更大的胜利,王德胜在“孤军”作战10多年后,就于2002年确定了强强联合的战略,而跟中国第一家股份制民营企业——台州宝利特鞋业有限公司一起创办了集生成和销售等为一体的玳尔公司。几年后,由于战略调整、产业升级,台州宝利特鞋业有限公司将其股份全部依法转给了王德胜等人。

  至此,作为玳尔法定代表人的王德胜,深感其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身上的责任也更大了。可是,在做好玳尔公司的前提下,他还涉足文化、酒店和餐饮等产业,并且都取得了骄人的业绩。王德胜精心打造的文化项目,甚至还成为温岭市的一张文化名片。

  随着王氏“企业王国”的不断发展壮大,王德胜的社会责任心越来越强,日益倾心于公益慈善,特别是,从未上过大学的他却资助了不少贫困大学生。另外,王德胜还依法帮助农村老家的一批新开发的房子获得了“准生证”和“出生证明”。村里好多人,至今感念王德胜致富不忘乡邻的善举善行。

  玳尔公司最多时有500多名员工。其产品PU革填补了温岭市,乃至台州市的行业空白。那些年玳尔公司每年会推出不少的新品种,基本一直都是走在同行业的前沿。

  玳尔公司生产的PU革,不仅畅销浙江、广东、福建、河北、山东、辽宁、四川等省,并且远销美国、俄罗斯、韩国、日本、巴西等国家和港澳地区,深受广大企业或众多用户的好评。

  提及创业的昔日业绩和人生的辉煌,王德胜感慨万千。言语中,他不时地就冒出一句:“早日今日,何必当初?”并且多会解释说,早知道玳尔公司会被逼到濒临破产的凄惨境地,那么,当初就算官方软硬兼施,或者索性依法提起民事或行政诉讼,也绝不会按照温岭市一再要求的“退二进三”方案停产、腾退、异地搬迁。

  采访中,温岭当地的一位陈姓知情者对记者说,王德胜不仅是一位有口皆碑的大能人,而且是一位极富开拓进取精神的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尤其是,王德胜很有家国情怀、颇有儒商风范。他旗下的玳尔公司,原本发展得非常好。那时,很多人都争先恐后地去玳尔公司工作,不光是冲着待遇好,更多是普遍觉得王德胜这个老板为人厚道,跟着他干心里踏实、可靠。但是,真可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果当时玳尔公司不要按照政府的指令异地搬迁,而采取民事诉讼或行政诉讼的方式依法维权,那么,十有八九玳尔公司至今还是温岭当地的纳税大户和PU革业的领军民营企业。同时,依然是解决温岭就业问题的生力军。简言之,玳尔公司之所以会有如今的惨状,真是“祸”起于地方指令下的异地搬迁。

  环保纠纷是历史遗留问题导致的

  经记者调查,玳尔公司异地搬迁,源于跟其厂区西侧的住户之间发生了环保纠纷。

  对此,王德胜直言道,厂区西侧的住户确实以环保为由跟玳尔公司产生了纠纷。但是,这一环保纠纷其实主要是官方因素导致的历史遗留问题。

  有关“求助信”就王德胜口中的“历史遗留问题”等相关情况详解道,早在10多年前,玳尔公司就依法拥有浙江省温岭市温峤镇琛山村的一块面积为74.5亩的工业用地使用权。换言之,玳尔公司不仅向政府支付了合法使用该工业用地的所有费用,而且落实了其一切的相关合法手续,包括办理了土地证。然而,由于当年政府在拆迁承诺兑现方面所作工作很不到位,甚至在后期索性是行政不作为,结果导致玳尔公司只能使用其中的64.5亩,而合法拥有的另外10亩工业用地使用权,却实际上被他人长期地非法占有。这,对于玳尔公司来讲是个不小的经济损失,且在客观上也影响了玳尔公司的良好形象。

  但是,玳尔公司一直抱有最大限度的善意和诚意,即并没有采用全国普遍流行的暴力拆迁方式,也没有使用其它极端或见不得阳光的方式,以及通过法律途径去获得这10亩被他人非法占有的工业用地实际使用权。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家诚实守信、合法经营、照章纳税、热心公益慈善的企业,作为一家受惠于改革开放、新时代的民营企业,玳尔公司一直感恩党和政府对民营企业的大力支持,也始终坚信党和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直坚信当地政府最终定能兑现其当初的拆迁承诺。同时,也坚信非法占有玳尔公司10亩工业用地使用权的他人总有懂法、明白相关事理的一天。因此,多年来对非法占有玳尔公司10亩工业用地使用权的他人,却反而给予了让好多人或企业比较费解的莫大宽容。

  非常遗憾的是,真是好心未必有好报,也就是说,时至2011年4月,非法占有玳尔公司10亩工业用地使用权的他人,即涉事的温峤镇琛山村之部分人员,却居然以玳尔公司跟其居所距离等不符合环保要求为名,向政府施压。为此,2011年5月9日,温岭市召开市长办公会议,决定让玳尔公司以“软着陆”,即异地搬迁的方式“息事宁人”。

  当时,不少知情者都认为,这是行政不作为导致的“养虎为患”,这是行政、置国法于不顾,并丧失政府应有原则的对非法占有玳尔公司10亩工业用地使用权的他人之纵容。

  说心里话,玳尔公司真不想异地搬迁,因为搬迁有可能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风险,甚至是莫大的损失……

  面对“求助信”,王德胜表明其内容是实事求是的,玳尔公司所言是负责任的。接着,他告诉记者,作为一名爱党爱国的企业家,作为一家守法的民营企业,早在2007年十七大报告将“建设生态文明”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要求后,他和玳尔公司就已经开始强化环保意识、树立起了生态文明的价值观,并且努力践行之。特别是,玳尔公司注册不久就向上级申请建立了党支部,以加强企业党建工作,而确保“建设生态文明”等等大政方针落实到位。

  “当然,客观地来说,温岭市政府当年能够连续开几次专门会议,并且一再明确“退二进三”的搬迁方案,包括市政府确定赔偿方案:对我们公司的合法用地、建筑物及地面附着物给予补偿。同时,对我们公司由于搬迁、停产等导致的经济损失,从相关的74.5亩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住用地后依法拍卖所得款项中,以60%的比例予以补偿。可见温岭市政府当时还是非常认真负责的。换言之,温岭市政府对我们玳尔公司以往的工作业绩,包括在依法纳税、缓解温岭就业压力、热心公益慈善、助力地方经济发展等等方面的工作还是高度肯定和大力支持的。但是,七八年过去了,我们公司至今却还没有获得那60%的应有补偿款。”王德胜补充道。

  究其根本原因,王德胜认为是跟温岭市行政层面某些人的不作为密不可分的。也就是说,在王德胜看来,玳尔公司之所以会陷入困境、负债累累、濒临破产,根本原因就在于温岭市某些层面的行政不作为。结果,导致玳尔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而陷入了恶性循环之“困难相当严峻”的凄惨境地。同时,也严重影响了他旗下的其它企业的正常运作——基本都被迫转手或停业了。

  走访中,温岭当地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官方人士亦对记者讲道,玳尔公司跟其西侧住户之间的环保纠纷,确实主要是属于官方层面原因导致的历史遗留问题。如果当年官方某些层面能依法将那些住户妥善安排到其他地方去居住,那么就不会出现生产厂区跟住户之间的距离问题而导致的环保纠纷。没有环保纠纷,可能也就不会有玳尔公司的异地搬迁了。换而言之,玳尔公司如今濒临破产,的确跟温岭某些层面的行政不作为不无关系。

  王德胜就此回应说,玳尔公司“被迫”异地搬迁,而低价将74.5亩工业用地的使用权转手给温岭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除了前述原因之外,还跟政府规划的变动密不可分。当时,“退二进三”方案体现的是,让玳尔公司这个第二产业离场,而把第三产业请上场。同时,温政办纪【2012】1号会议纪要要求,“工业园区管委会要做好上述10亩土地上的民房拆迁等工作”,但七八年过去了,有关民房还在原地安然无恙,而玳尔公司被离场之后,原来的厂区至今如同一个大垃圾场或乱坟岗,然原来政府所讲的第三产业更是不见踪影。这,无疑是国有资产的巨大流失。可奇怪的是,有关方面至今还是任由这一国有资产继续流失着。

  记者在现场看到,原属玳尔公司的“厂区”的确破败不堪。负责看守“厂区”大门的保安不肯多说,而一直警觉地盯着记者一行,并希望尽快离开。 “厂区”周边的其它企业的工作人员,则明确告诉记者,这里根本没有什么第三产业。

  经核实,2012年3月29日,玳尔公司确实跟温岭市土地储备中心已经签订了土地收储合同;并且,有关的74.5亩工业用地之使用权已经跟玳尔公司完成了法律意义上的切割。但是,原属玳尔公司的“厂区”西侧,至今还存在不少涉事的民房。

  

 

  暮色苍茫下的玳尔公司

  人民法院接过“烫手山芋”

  走访中,当地不少知情者告诉记者,温岭的领导换了、情况不一样了,所以,玳尔公司依法请求政府依照当年的协定或有关政府会议纪要予以补偿的问题,就变成“烫手山芋”了。

  对此,王德胜回应道,当初,玳尔公司是跟温岭市政府方面指派的温岭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签署的合同,而且是按照温岭市政府的指令停产、腾退、异地搬迁的,所以,就算领导换了,但是,温岭市政府一直存在,故而,玳尔公司只能依法找温岭市政府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王德胜也比较认可“烫手山芋”一说。他同时表示,正因为多年来玳尔公司跟政府沟通的渠道不畅通,甚至常常被行政层面的某些人踢皮球、打太极,所以万般无奈之下,玳尔公司只好在2019年5月20日,就有关历史遗留问题,即温岭市政府方面至今未履行当年双方约定的支付60%补偿款之义务问题,向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面对有关“求助信”所讲:“如果温岭市政府,以及温岭市自然环境和规划局等有关部门,不能及时地依法给予我们赔偿款,那么,我们公司就真的难以活下去了。如此,不仅我们公司多年的努力都白费了,而且也一定会影响党和政府的良好形象。同时,不利于就业问题等等的解决,也会给社会稳定造成压力。

  作为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民营企业,我们难以知晓政府究竟有何困难或难言之隐。但是,至今我们公司还是乐意配合政府的工作,尽管某些层面的行政不作为给我们公司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而让我们公司目前已经濒临破产。

  如果政府确有困难或难言之隐,而无法对涉案的74.5亩土地予以拍卖,那么,我们公司愿意配合政府或法院将签署于2012年3月29日的相关土地收购合同予以解除。也就是说,将涉案的74.5亩土地之使用权归还给我们公司。在此,需要特别强调的一点是,由于产业升级、企业战略调整,我们公司有计划在此地做电子物联网项目,而这是温岭市政府规划所容许的。如此,不但我们公司会起死回生,而且会引进一些优质企业入驻该产业园。”

  王德胜肯定地说,这些都是大实话,也是玳尔公司和他本人真实意图或看法的客观表达。换言之,玳尔公司和他本人也理解温岭市现任领导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可能也有一定的难度,即或许真是“烫手山芋”,所以,希望人民法院或人民政府能依法,要么把原属玳尔公司的74.5亩工业用地的使用权予以归还,要么支持给玳尔公司支付60%的约定赔偿款,而不是踢皮球、打太极,或者以诸如诉讼“主体不适格”之类的理由,客观上逼迫玳尔公司走向破产的不归路,进而严重危害党和政府的良好形象,并极大地损坏中国司法的公正形象。

  “前段时间,网上都在热议杭州等地给民营企业派驻政府事务代表一事。不少人都表示反对,甚至说得非常难听。但是,从我这个搞了30多年民营企业的亲身参与者的角度来看,给民营企业派驻政府事务代表,真是太有必要了,这既是加强企业党建的需要,更是解决企业困难的需要。如果当年温岭市政府也给我们公司派驻了政府事务代表,那么,我们公司跟温岭市政府之间的沟通渠道就一定是畅通的。这样的话,有关问题肯定早就解决了,我们公司也就不会被逼到如今濒临破产的凄惨境地。”王德胜补充说。

  同时,王德胜还对记者强调说,很多民营企业及其老板,普遍觉得是其个体的努力、能力造就的业绩,但他始终认为,中国民营企业、民营经济的发展,首功当是党和政府,因为是党和政府带领亿万中华儿女开拓了改革开放的“强国之路”。所以,尽管由于温岭市某些层面的相关负责人行政不作为导致玳尔公司如今举步维艰、负债累累、濒临破产,但是,他本人至今认为中国民营企业、民营经济能有今日的业绩,首先是由于有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故而,他非常感恩党和政府。

  记者在9月29日、10月30日、11月8日的三次走访中,先后现场采访了温岭市市委宣传部、台州市中级法院等有关单位负责人,或言涉案的情况比较复杂,或言会将相关情况汇报给领导,或言会将相关采访提纲或材料转交给具体承办者。

  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未能收到前述温岭市有关单位的书面回应。

  有不便透露姓名的北京学者对记者讲道,从有关材料来看,玳尔公司相关问题的解决确实是“烫手山芋”,但是,十九届四中全会再次重申了“两个毫不动摇”,并且明确努力优化营商环境,推动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成为具有平等地位和活力的市场主体。另外,日前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办公室部署开展“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 保护民营企业发展”专项督察。因此,希望中国地方政府和各级人民法院都能认真学习、研究、落实十九届四中全会的有关推动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良性发展的指示精神,并将“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 保护民营企业发展”专项督察工作一一落到实处,而依法妥善地处理好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包括像玳尔公司遇到的历史遗留问题。(记者铭远 浙江报道)




上一篇:濮阳市人才扶贫报告文学《真功夫》座谈会反响强烈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1万公里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